秋本あいな

织布

下周要交两篇论文。要说为何在这么忙碌的时间还要码出这些文字,那仅仅是因为心里觉得应该要趁着这个心情写下来,好让自己活得更明白点。一天到晚的心里塞满了太多想法,需要适当排遣一下心情。

今天白天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你认为在一段感情里可以受到的最大的伤害是什么。

我想大概很多人都会说,欺骗。我今天想讨论的,是一种“软性欺骗”,感情中没有原则性的背叛,只是常人所谓的“变得不合适了”这样一种情况。直白点说,就是你在与对方撕破脸皮的那一瞬间才发现对方早就已经不爱你了,只是在等着一个时机和你摊牌。

所谓爱情简单可以说是两个人的互相吸引,互相接纳与信任。信任可以说是一个老生常谈的情感问题,常说的就是没有信任的感情绝对是不可靠的。信任可诠释为“相信对方对你的感情”,具体可解释为相信这个人对你的情之真挚,之深沉,相信这个人眼中不会走入第三者,相信这个人在一切涉及你们情感的敏感话题上都能不求完全坦诚但至少问心无愧。有了这些信任,人才不会疑神疑鬼,这才满足了一个爱情的一个基本条件。

如果两个人要携手一辈子,平日里却表面举案齐眉暗地中各怀心事,积攒着诸多不满,这日子怕不是要靠演着戏过下去。欺骗在我眼里是个工程,一块蒙蔽双眼的布不是一天就能织好的,这个过程甚至不仅由对方完成,还可能有自己的助力。而辛辛苦苦织了一块布,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以被一把撕破收场。

大家都是什么时候感到这块布被撕破,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眼前居然有一块布的呢?

将这个问题先引回织布这一步。首先,当人在感情中开始织布的时候,说明这段感情已经出现了一些不可修复或者处在感情中的问题双方没有意识到抑或是不想、不知道如何修复的裂痕;其次,选择织布是因为觉得这段感情还能够依靠遮眼布维持;接着,织布的工作一般是由对感情不满程度较深的那一方完成,但现实情况中被遮眼的一方其实也一定程度上会参与织布,甚至有不少情况下,双方都在为对方织布;最后,当忍耐度被冲破了底线或是受到了适当的外界刺激时,这层长久以来被细细织好的布就会被无情地撕碎,往往到了这个时候人才会意识到,或者说才会直面这样一个事实,自己已经被蒙着双眼很久很久了。

我思考的第一个小问题是,织布这件事是否具有合理性。

答案应当是肯定的。并非所有的感情问题都会一直持续下去,并非所有同林鸟都会因为一些裂痕就成了分飞燕。也许今天你面对问题疲惫不堪决定干脆织布遮住眼睛,但第二天你发现了其中可挽回的余地与操作的可行,你丢下了那块还没成形的布决定认认真真努力去直面你们的问题。织布这个环节虽然在最后被放弃了,但曾经作为缓和心理压力的手段起到了一定作用,还算是有正面影响的。而最坏的情况,就是问题一直不能被解决,裂痕越来越大,最终在那个不堪承受的点上炸开,布也被撕破。

这种情况引发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即使织布可以被认可为具有合理性,这件事本身的性质是否是好的。

我们谈及织布的合理性,是强调了在感情能往好的方向发展的情况下。虽然这种积极情况不应当被忽视,但同时存在着很大一部分情况下,当织布开始的那一瞬间,情感的走势已经在无可救药地下滑,而很多不欢而散的结局里,总有一方会声嘶力竭地大吼:“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我?”

在我看来,织布本身确实已经是一种欺骗了,道理等同于善意的谎言不管怎样依旧是一句谎言一样。欺骗和谎言客观来说是绝对贬义,但在不同的主观角度里却有可能是件好事,因为每个人对于被遮住双眼的看法不同,有的人愿意闭着眼睛傻傻地微笑,也有的人宁愿睁着眼睛清醒地流泪;有的人偏好暂时无视已存在的问题只为了多几日的欢愉,也有人宁愿当即立下一刀两断也绝不蒙蔽着双眼过日子。问题在于现实情况中这往往不是由被遮住双眼的人自己决定,而是由另一半来决定,不管后来的感情走向具体如何,只要是最终消极的走向,被遮住双眼的那一方在最后一定会承受相当的痛苦,不同仅仅在于痛苦的程度罢了。

于我自身而言,我是痛恨遮眼布的。而回顾我貌似贫乏但实际已经算体验比较丰富的那段情感经历,我遗憾地发现织布的工程最开始就是由我自己亲手无意识地开启,后来再由他有意识地添砖加瓦,到了最后,只是给我自己留下了一个成长的伤疤,很大的一个。

我偶尔会想,为何经历了这样种种后我还是喜欢着他,即使我已经完全看清了自己的过错,看清了他的缺点和不足,看清了我们曾经面对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心里大概能预估就算还能在一起我们未来可能要面对的问题会有哪些,甚至早就已经知道他喜欢上了别的女孩,他的心早就放到了别人那里,即使对方没有给出他想要的回答… … 我为何还会喜欢这个人?

让自己从表面的心情上从失恋中解脱,我只用了一天;而让自己真正彻底地从精神上脱离失恋的负面影响, 我用了三个月。如今我回头看那三个月,以及那三个月之前,甚至可以直接说两年内的自己,我都会有点惊讶于自己曾经居然处在那样一种长期低靡强颜欢笑的状态里如此之久,活得如此卑微如此没于尘土,在一段感情里把自己放在那样低的位置上,我怎么能够这样活着的?

也就是当我真的走出来了之后,我才能在心里坦荡地对自己承认,我失恋,我被甩,不是因为我输给了那个女孩,而是因为我输给了我自己,我把自己弄丢了。

我曾经输给了自己。

至于为何还能喜欢着他… … 我一直都觉得我爱他胜过他爱我,我们的天平从来都是倾斜的。说到爱,我觉得我自己的感情还是比较值钱的,毕竟情愫生出的不多,每一分在我看来都很珍贵。还能继续喜欢他,根本原因是我确实确实爱他;直接原因是,继续喜欢他可以让我心里更坦然,可以让我真正直面我的想法,可以让我活得更轻松。好难得有个喜欢的人,就别为难自己了,喜欢就承认吧,没必要再给自己织布。

结果会如何呢?… … 结果可以说重要,也可以说不重要了。是你的终会回到你身边,不是你的求也求不来。在彻底改头换面成为一个新的自己后,也许在某一天他会再次倾心于我,那时我也刚好还未遇到别的良人,若是他离开了一次又最终决定要回来,那我相信他再也不会走了;也许他再也不会喜欢上我,那么日复一日变好的我,也一定会遇到一个比他更好的人,到了那个时候,就只简单对他说一句“谢当年不娶之恩”便好。

写了这些许,思绪乱七八糟也差不多倒完了。虽然是天真的想法,但还是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幸福呀。

嗨,亲爱的,我曾经在无数个夜晚静静地想起你,或许流着泪,或许抿着嘴,或许只是眨了眨眼。

今夜,我亦为你失了神。

我会想起我第一次站在你面前,想起我最后一次站在你面前的时候。我想起我第一次与你四目相对,第一次牵住你的手,第一次站在你身后,第一次踏进你的住处,第一次与你躺在一张床上…… 我觉得好不可思议,我第一次知道两个人可以靠得这么近。

后来我也知道了两个人可以离得很远。

三个月过去了,我还是会时不时想起站在你面前的那种感觉。

亲爱的,在你面前的我,总是既富有又贫穷的。

我富有,因为我有多到要溢出胸腔的深情。

我贫穷,因为我除了一腔深情,一无所有。

曾经的我,总是忽略自己的贫穷,大声向你宣扬着自己的富有。

现在的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贫穷,再也不会向你炫耀那点可怜的财富,却也失去了向你坦诚自己的贫穷的机会。

曾经的我没有意识到那样的炫富会让人厌烦。

现在的我一点点填补着我的贫穷,却没有了与你分享的理由。

我再也不能肆无忌惮地一天说N遍我爱你了。

时隔三个月,能再一次开口说出我喜欢你,就让我心跳了一整晚。

我喜欢你,我爱你。

我们不谈过去,不谈未来,我认为至少在我喜欢上你那一刻起到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爱你的人。

也许这份爱让你太累了。

直到今天我依旧固执地认为,缘分的开头由老天安排,但缘分能走多久永远是由人自己决定的。

前几日做的那个决定,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无奈,可又有点隐隐的开心。

我不想一直活在别人的评价和眼光里,所以最终还是决定直面内心,来一场血本无归的佛系投资。

期限?不知道。

我觉得自己好傻。

可是我真的太难得会爱上一个人了,我不想让自己难过。

反正这辈子也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样傻的机会了吧。

从去年到现在,一年多了。

刺猬,我还是好喜欢你。


Aina

03:28 17/11/2018 于英国

沒退陰陽師大概就是為了這一刻吧
燈刀大法好QAQ
你倆放在一起真好看QAQ
【櫻桃這一對放在這兒應該也是相當賞心悅目的(´⌣`ʃƪ)

為了防止留給好友的坑被搶 我就給狗糧們起了這些名字……

剛剛開始洗卡 我愛美食祭 洗卡大法好www

今天拜託大腿幫我刷小鯉魚的傳記
然後我們強行把小鯉魚和河童放在一起湊cp( ̄▽ ̄)~*
不過到最後都是朋友呢 悲傷qwq

小姐姐們真是太美好了 觀戰時還會鼓掌www
最近感覺要往沉迷養輔助的方向發展了 明明刀妹還沒五星qwq

被抽到一目連般若還有給茨木買了新皮的人秀一臉 你們都抽到新式神了?都集齊想要的ssr了?看看我 除了親閨女刀妹我還有誰QAQ⋯⋯
藍瘦 如果抽到燈姐我就學極樂淨土 抽到茨木我立馬給他覺醒買新皮
你們快來吧嗚嗚嗚⋯⋯